沐梓

【三日鹤】椿的诅咒

-451-:

@退红列车  点题的游戏,三个词汇成文:女装,香水,饥饿的感觉。有女装要素


---------------------------------------------------------


三日月在下着大雨的夜晚到来,他看了一下怀表,时间刚刚好。在来到之后被大宅的管家引路进去,在这个家中一路上沉默得只余下皮鞋发出的脚步声和雨水的声音。三日月看向窗外,一声惊雷令天空亮如白昼,瞬间又被扑过来的黑色吃掉了。


三日月作为客人参加这个大宅主人的葬礼。死者是一位姓佐伯的老先生,是在社会非常有名望的一位企业家,生平热爱收藏美术品,晚年住在了这个远离市中心的地方,与他那些收藏品一直待在一起。家族的事务大多交给五个子女打理,其中老先生深爱的情人椿多年前因为车祸逝世,现在只剩下一个儿子在这里。


管家带路经过大厅,这时候佐伯先生的妻子和子孙正好都在。他们看到有客人来本来是有些不耐烦,但当看到三日月之后,他们都改变了态度。大概是没想到另外到来参加葬礼的人是这样外表年轻斯文的男人,而且三日月看起来气质不似普通人,让他们也不敢怠慢。于是好好介绍了一番,三日月也表明了来意。他是佐伯老先生的朋友,早年经常进行书信交往。在晚年老先生虽然生活富足可是总有一股不明的悲伤围绕着他。他不愿意倾诉,三日月自然无法开解。在数月前三日月收到了信受邀前来,正想好好探望这位朋友,没想到途中先生就逝去了。


三日月把书信交出来,老先生的妻子美和夫人确认笔迹确实是自己的丈夫。既然来了,估计也是老先生冥冥之中注定的。他们邀请三日月出席葬礼,并且表示这是老先生的愿望。


大家都对谈吐得体的三日月颇有好感,对他的到来表示欢迎。因为时候不早了,佐伯先生的长子吩咐管家带三日月休息,其他事情明天再算了。


美和夫人还有其他事情吩咐,所以三日月一个人在外面等候。他来到了大厅,看着在二楼楼梯间中央挂着的油画。落款是佐伯先生的名字,看来是他绘画的作品。画中是一名穿着传统和服的少女,虽然并不是什么绝世的大美人,但是她微笑的样子有一股独特的魅力,嘴角的痣令她看起来平添了几分性感。那修长含笑的眼睛仿佛在注视着路过楼梯的每一个人。可以摆放在这个正中央的位置,证明佐伯先生应该是很重视这幅作品吧。


再看看油画下面的名字,金色的铁牌简单地写着一个名字:椿。


听到脚步声,三日月回过头去只见一名大约十六岁的少年抱着书本站在楼梯中央。那本书是三日月喜欢的作者所写,三日月休闲阅读的时候经常会读到他的书,但他十分神秘,据说每次都是直接投稿,并没有收取稿费。诡异神秘的风格一直深受业界赞许,难得遇到一样喜欢他的书迷令三日月感到颇为亲切。


“你是佐伯先生的家人吗?”


少年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三日月,并没有说话。他看起来很瘦弱,如果不是喉结和男性高挑的身材,那秀气的五官难免会令人误认为是女子吧。仔细看,他的样貌与佐伯老先生还有画像名为椿的女子长得很相似,大概唯一的差别就是缺少了那一颗痣吧。


此时管家来到,见状他唤了一声:“英理少爷,原来您在这里。”


名为英理的少年缓缓回过头去,管家恭敬地行礼,然后说:“夜深了。请您回去休息吧。”


三日月知道他。他是死去的椿夫人的儿子。英理并没有回应,与其他佐伯家的人不一样,他实在沉默得异常。可能外面的动静惊动了其他人,美和夫人在女佣的陪同下出来,问:“发生了什么事吗?”


管家行礼之后,美和夫人看到英理后露出厌恶的表情,瞄到那幅油画后,她讨厌的态度更加露骨。她移开视线高声地说:“那幅画就不能弄走吗?放在那里真让人不舒服。”


“抱歉,夫人,这幅画是怎么都不能移动的。”


尽管是老先生的夫人,可是她管家与佣人只忠实地遵从佐伯老先生的命令。不满的美和夫人转而把气撒在英理身上。


“英理,你还在这里待着干什么?夜晚不要再给我乱走,看着就碍眼。”


英理并没有感到愤怒,他跟随管家离开,一路上同行的三日月观察着这个少年。他太过安静,好像没有任何知觉,仅仅遵从人类的命令做出反应。走了一半路后,他从左侧的分叉路口离开。管家并没有阻止,好像司空见惯一样随他去了。一路上走着的时候,管家提醒:“请您夜晚不要乱走,要是遇到了什么,也请不要太过惊慌。”


“哦?”对于遇到什么这一事,三日月听出了端倪,他问:“是有什么需要避忌的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在这里,除了老爷的亲人们,还有一位主人一直住在这里。不过他不常出现,您也不一定能见到吧。”


“他?”


“是的。”管家机械一样的声音在雷鸣闪电中轻声说:“是椿夫人的影子。”


管家说完这话后把三日月带到目的地。三日月梳洗完毕后看着窗外的雨水渐渐停了,他靠着窗边拿出了一叠照片和一瓶香水陷入沉思。他把香水的塞子取出,嗅了一下。那幽深的芬芳就像隐秘在绿树里的花丛,并不张扬。


三日月收好香水关灯睡下了。


在夜半时分,三日月感觉有人在自己身边。那香气与自己带来的香水不一样,柔软的发丝垂落在脖子上的时候令他有些清醒。


三日月悄悄睁开眼睛,他确实地看到有黑色的人影在自己的上方呼吸。这个陌生人在打量自己,并且低头嗅着身上的气味。三日月趁着他贴近自己的那一下,一把伸出手想制服他。对方吓了一跳,被反按在床上的那一秒三日月借着一声惊雷看到对方的样子。


闯入来的人穿着女式的和服,宽大的振袖在床上铺开。他的头发也是长的,与人类不一样是浅淡的白色,在惊雷亮起的那一刻,他的眼睛审视地盯着三日月。


看清人影不过是两秒之间,对方快速地抬起腿踢向三日月,在三日月伸出手想捉住他的时候,三日月的手掌好像抹过什么锋利的东西传来一阵刺痛。


在这分神的一刻对方已经逃到窗边瞬间消失,三日月追出窗台,看着他提着和服的裙摆消失在黑夜之中。三日月看向自己被割伤流血的手腕,上面的鲜血从伤口流出的那一瞬间,他确信自己看到了野兽一样的目光。奇怪的就是三日月并没能看清楚对方是什么时候取出利器,还不如说那仿佛是对方身体的一部分,三日月捉住的时候是这样觉得的。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佐伯家的人看到三日月手掌包扎的伤口都十分惊讶。三日月笑着表示夜晚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杯子,捡起碎片的时候割到了。美和夫人连忙吩咐其他人给三日月送上药包扎,大家都很关心这名远道而来的客人,唯独英理一言不发地坐在后方吃着早餐。


吃完早餐之后,所有亲人去见老先生的遗体。三日月接近遗体的时候仔细观察了一下,虽说死者的遗体会比活人看起来脸色苍白,更瘦一点。但三日月观察到他的嘴唇尽管有所掩饰,可还是能发现有些不正常的颜色。


三日月跟随过去的时候看到负责保管遗嘱的律师也来了。大家绕着漆黑的棺木掩面发出哭泣的声音,可是三日月分明看见,手帕下的他们眼神在四处打量着。


大概除了大家都穿着黑色的衣服,摆出悲伤的样子,这一场葬礼不过是几个木偶站着而已。


比较吸引三日月的是佐伯老先生棺木旁边放着的另外一个棺木。这个棺木的比例比较小,木棺没有打开,里头埋葬的是谁并不清楚。还有其他死者一事并没有听任何人提起过,所以这个棺木的出现十分突兀。没有人提起它,它就好像是一个多余的东西出现在这个格格不入的地方。作为一名死者,里头的人被完全无视掉了。


瞻仰遗容结束后,明显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大家都收起了虚假的眼泪,然后逐一出去。三日月走在最后的时候回过头去,他惊讶地发现在棺木的后头,昨天夜晚出现在房间的那个人正站在棺木身后。


在白日里三日月才发现,他有一双金色的眼睛,像流金一样的颜色,安静而又略显暗哑。与这个阴沉暗哑的家很是相似。


不过那只是一瞬间而已,眨眼之间,他就在三日月面前消失了。


佐伯老先生的女性盛情邀请三日月一同品尝下午茶,她们有的以自己失去了至亲感到悲伤一事为理由,似乎想寻求安慰,又或者想打听他的来历。但三日月没有兴趣,他只是找个借口打发了对方,然后装作去拿一本书回房间进行阅读。三日月想起管家说过这里还有“某个人”,于是他在大宅里闲逛着,不知不觉间就回去了摆放着老先生遗体的房间。


这个摆放着遗体的地方是一个小型的玻璃馆,玻璃的表面覆盖着常青藤,阳光照射入镜面一样的玻璃里头,老先生的棺材按照他生前的意思,死后他要在这里仰望阳光与月亮。这样的要求符合他诗意的一生,仿佛死后灵魂还在这里欣赏着天空。三日月来到的时候发现本来关紧的门虚掩着,门缝里传出血腥的味道,他的视线投向了里面。


英理背对着三日月,血的味道是从他身上传来的。三日月看见了那个白色头发的人蹲在他面前,举起了英理的手臂舔舐着上面的血迹。他抬起了眼睛看到三日月,不过又漫不经心垂下眼帘,仿佛看不见一样。


一眨眼,那个人就消失了。


“喂。”


声音忽然从后方传来,三日月转过头去。只见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自己的身后。他穿着白色的和服,早上的时候他的肤色呈现一种不正常的白。他偏瘦而且个头比三日月矮点,白色的头发长长地垂落肩膀上,可能因为血的关系,沾染上红色的双唇散发着一种诡异的艳丽。虽然这样的装扮令他看起来雌雄莫辨,不过发出的声音毫无疑问是一个男人。而他身上的香味令三日月想起被袭击的那晚上。尽管视觉看不清,但是三日月可以凭味道确认。


看到三日月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他可惜地说:“我还以为这样一定会吓到你的。”


大概因为无聊,他对三日月瞬间失去了兴趣,然后朝屋子里的英理说:“英理,我可以借给你,但要做的话就自己动手。”


他只是简单地说完,然后转身就走。三日月犹豫了一下,他看到屋子里的英理站在佐伯先生旁边那个棺木前,一直没有说话。他好像是被遗留下来的人,看起来孤单极了。


三日月跟着那个白发的人走了。他穿过小花园,绕过水池就好像捉迷藏一样,三日月寻找着那个人的身影。三日月推开了书房的门,门自动关上的时候他感到有人伸出手捉住后背的衣领。


“你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


“是香水吗?”三日月并不因为他突然出现而吃惊,而是任由对方嗅着自己衣服上香味,他拿出香水瓶子说:“大概是这个。”


白发的男人接过香水瓶子晃了晃,他摸着下巴的样子似乎有些好奇,仿佛在思考。三日月看着他微笑说:“是我以前接触过的一个死者使用过的。”


“喔,可是你带着有什么用呢?”


“香水代表的是一个人的气味和标识,就算不记得人了,嗅到这个味道也能想起吧。”


听到三日月的话后他眨了眨眼睛,似乎充满好奇。三日月拿出了了一些照片给好奇的他看,说:“在大概三十年前,有一名富商购买了一样美术品,可是不知道为何某天美术品失踪,现场的所有保镖,佣人和富商本人被杀了。”


“那是在地下拍卖会买到的美术品,根据传言,那个富商唤出了美术品里头的付丧神,最后被美术品的付丧神所杀的。地下拍卖会的商品要是出了问题会受人诟病,直至现在,他们一直想找到这个美术品进行销毁。最近听说有了点眉目了。”三日月说:“这个香水在富商死亡的现场打翻,和血的味道混在一起。”


白发男人仔细思索,好像想起了什么,又记不清楚。三日月问:“你喜欢这个气味吗?”


“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不过觉得有些熟悉。”白发男人想不到后有些焦躁,他说:“我在这里太久了,久得连椿的事情都记不清楚了。”


三日月审视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他问:“你记不起自己的事情吗?”


“偶尔会想起,但想起又忘了。”白发的男人不置可否,想不起的话题实在太无趣了。他拔开塞子嗅了嗅:“你说美术品自己杀了人?不可能,所有物品皆为人的意志所驱使。”他把香水交还到三日月手上,然后看三日月带来的照片问:“你来这里真的是参加葬礼吗?”


三日月笑着没有回答,白发的男人也没有追问。他只是悄悄凑到三日月耳边,嘴角的笑容加大。


“但如果你是会带来风雨的人,英理说不定会很高兴吧。”


三日月没有再谈关于那一场死亡事件,他把话题转回去佐伯家身上:“你是这个家的另一个主人吗?”


“他们是这样说吗?不过其实也不是指我吧,只是他们把我错认为那个意志的代表。”他神秘地说着,似乎很喜欢看别人好奇的表情。他侧过头,按着被风吹起的头发说:“他们说的是椿吧。”


三日月想起那幅高挂的油画和里头那个美丽的女子。如此想着的时候白发的男人把其中一张照片塞入三日月口袋里,抬起眼睛的时候眼神意味深长,他看向三日月包扎的手腕说:“椿也说香水代表一个人的标识,那么对我来讲,血的味道大概就是类似香水的存在吧。”


“我非常不喜欢。”


他始终没有告知名字,哼着歌转身离开。在这个沉重的家中,他来去自如,恍若幽灵一般。三日月抽出他塞给自己的照片,上面是一把被供奉着的刀,尽管在黑白照片中也依旧能窥见到真品那稳重而华美的容姿。


在刀面前的木牌介绍书写着:美术品一三零号。


 


 


夜晚的时候放着遗体的玻璃房发生了一场大火。那时候佐伯家的子女在大厅商讨着遗产分割的事情,闻言马上赶过去美和夫人组织着其他人救火,最后发现现场只有佐伯老先生的棺木早就被拖出来,另外的那个棺木就这样被烧掉了。


作为客人,三日月被通知了之后,管家传达夫人的吩咐,让他留在书房。毕竟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让客人帮忙的道理。三日月从窗户看向玻璃房的方向,那里亮起的火光像烛火一样,于寂静中飘摇着。


三日月打听过后,去了英理的房间。在刚开门的时候,三日月就嗅到里头有一阵淡香,开门的不是英理,是那个白发的男人。英理不在,他似乎在欣赏着外头的那一场大火,他指着火光对三日月说:“那是业火,为人类的意志所燃烧。”


在外头发生着惨剧的时候,他们二人坐着欣赏外头的风景。房间里的茶点是白发的男人从厨房顺来的,他和这个家所有人玩着捉迷藏,不显露于人前,成为神秘而令人敬畏的存在。原因是因为椿对他做了令人讨厌的事,所以直至老先生死去,他依然不愿意出现。


“我不喜欢被束缚,可是椿给我做了个笼子,椿困住他和我。”提起的时候他就非常不满,所以不管佐伯老先生如何悲伤,睹物思人,他都再没有出现。他看向了远方的火光,那样的红色仿佛照入瞳孔,凝聚成血色。他的喉咙变得干渴,那种眼神像极他袭击三日月时那野兽一样的眼神。


对于这个好像幽灵一样的存在,三日月颇感兴趣。他问:“你很饿吗?”


听到三日月的发问,他捂着自己的脖子。


“我不会因为肉体的饥饿而死去,但是心里头一直觉得……”他吞了吞口水,感受着那不知名的饥饿。“很饿,怎么都没办法填满这种感觉。”


三日月看着他,然后解开了包扎好的手。他看着三日月手掌那一道口子,依稀可以嗅到伤口处血的味道。然后,好像被引诱了一样,他走过去三日月的身边,湿润的双唇落在三日月手心上,三日月感觉到自己的伤口被吮吸着,传来一阵刺痛。


“你的血有一种同类的味道。”白发的男人嘴唇沾染上血迹,眼神有些迷惘。“令我很怀念,也很亲切。真是奇怪,我们应该没见过的。”


三日月把他抱上自己的大腿上,扶着他的腰抬头凝视着他问:“你想起什么吗?”


他轻轻嗅着三日月身上香水的味道,好像回忆着血与香水混合的味道。想起了某个夜晚醒来的时候,尸体和红色铺满了视线。他诞生于某个与死亡相关的夜晚,全身都是血,抬起手的时候看到掌心全是红色。地上躺着的那句尸体握紧了一把刀,刀身和刀刃染满血迹,温暖了冰冷的刀刃,也温暖了他自己。


“想不起来了。”他轻声说着:“只是记得看到红色的那一刻,我非常高兴。”


他追求着那温暖的红色,那是他一睁眼就看见,震动了心弦。他看着佐伯家的人,总觉得他们体内会有他们想要的。撕开皮肤,里头必定非常温暖。


三日月抱住了捂着脸的他,安抚一样拍着他的后背。他在三日月的怀里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兴奋。他的眸光从指缝透出,然后缓缓看向了窗外的火灾。


“烧了也好。那里头有椿的诅咒。”提起的时候鹤丸好像想起了什么,连声音也变得怅然。“但烧掉也并不代表不存在。”


大火经过一晚上扑灭,只救出了佐伯老先生的棺木,另外陪伴他的那个棺木被烧毁了。里头躺着的人不知道是谁,但是美和夫人心情明显好了不少。


大火犹如一场闹剧,残局收拾完了,大家又回去继续讨论遗产分割。律师一言不发,暂时没有公布遗嘱。子女们在激烈讨论着,他们都认为自己为这个家付出很多,理应分得多一点。长子一家提议英理还年幼,他们可以照顾他,佐伯家应该要分英理一份财产,可是却被美和夫人断然拒绝。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收养英理不过是想从你父亲的遗产里头多分一杯羹。”


长子的脸色很难看,他不由得说:“母亲你总是偏心弟弟他们。难道我就不是你的儿子吗?”


“身为哥哥必须比弟弟们优秀不是理所当然吗?”美和夫人完全不给面子自己的长子,甚至提起收养这件事就感到愤怒,不由得高声斥责:“你不仅做不到这点,还尽耍小聪明,与椿那个肮脏的女人一样,像乌鸦一样可恶。”


长子在其他兄弟姐妹的嘲笑下脸色很难看,美和夫人并没有给他留余地,她不屑地说:“你就别多想了,我是不会给那个女人的血脉任何好处的。而且老爷一定也不会给他留什么,毕竟他是老爷的耻辱。”


但当律师宣布遗产大半部分继承权落在英理身上时,那些嘲笑的人笑不出来了。美和夫人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甚至霍然起立,声音变得尖锐。其他人也纷纷表示出强烈的质疑要求复核遗书,只有长子一家从羞愤到惊愕,再到狂喜。他强烈要求照顾英理,现场乱成了一团,所有人都像秃鹫一样为分食那份遗产而争吵着。


这样的财产分割就像闹剧,门外的三日月转身离开了。也许那个被咒骂的少年将要经历可怕的事情,听着那些怒火的反对三日月是如此确信的。三日月听到了脚步声,他环顾四周,什么人都没有,但是他刚才有一瞬间确切地听到了空气中传来了嘲笑的声音。


三日月来到了英理的房前,路过的他听到房间里传来了他人的声音。那就像悄悄话一样,可是三日月确实听到了。


“如果那些人使你感到愤怒难堪,无法忍受时。”


“你可以用我杀了他们。”


三日月敲了敲房门,然后推开。房间只有英理一个人,他在放着笔记本的桌子前,静静地怀抱着一把日本刀。那把刀长得和那张写着“美术品一三零号”的照片里那把刀一模一样,英理缓缓抬头看着三日月。三日月只是微笑温和地看着他,然后关上门。


“我可以来和你坐坐吗?”


英理没有拒绝,三日月很自然地坐到他对面。看到台面上的那本书,三日月就好像看到宝物一样说:“上次就想问了,我是他的书迷,你也是吗?”


英理没有回答,好像对外界的事物没有反应。三日月正想拿起书本,却听见急冲冲的脚步声。在管家的规劝下,美和夫人完全不顾地打开了英理的门。可以看得出她个身后跟着的子女脸色阴沉,可是见到三日月在,他们又不好发作太厉害。


“英理你出来。我有事情问你,昨天起火的时候你在哪里?”


这只不过是一个发难的借口,三日月觉察到了。面对着这些心怀不轨的人,他只是从容地说:“那时候我来打扰了一晚上英理少爷,请问是有什么事吗?”


没想到三日月会扯进来,美和夫人有些诧异。管家在旁边说:“是的夫人,昨天三日月先生问过我英理少爷的房间,然后去找他了。”


不知道是哪个人不忿地在后头说:“这不是很奇怪吗?明明他们两个都不认识,怎么会选那个时候一起?”


“因为很难得遇到了和我一样喜欢同一个作者的人。所以想交流一下。”三日月拿起桌面的书,赞美完之后说道:“而且如你所说,我们并不熟,没有说谎的意义。”


长子一家过来了,美和夫人看到他们就不高兴。今天的事情只能不了了之,其中一名比较圆滑的子女出来打圆场,一行人说了几句就离开了。


三日月翻动着书本阅读起来。阅读能使人心情愉快,就算不说话也不会缺少交流。三日月翻过另外一页时说:“我喜欢这个作者,他的文章经常用第三者旁观的视觉去说每个人的故事。不带有任何感情的这一点显得十分迷人。”


三日月评价着喜欢的作者,他的声音并不激动,似乎是在简单地介绍着一件事。坐着的英理抱着刀抬头,盯着这个温和的男人。三日月把一些照片交给英理,上面大多是一些死者现场的照片,还有一把标记着号码的刀。他说着美术品杀人的事情,英理的脑袋动了一下这个动作落入三日月眼中。英理把平时捧着的笔记本递给三日月。


三日月翻来笔记本,看着里头某人用钢笔字平静地记录着一些事情。三日月翻阅了一下,然后看到其中一段,


 


在我的的记忆之中,他是母亲的物品。但在我的眼中,那分明是一个人。


他虽然有年轻的外表,可是却像老人一样健忘。根据那些佣人偶尔谈论,我的母亲因为不知道父母是谁而被收养的人虐待,长大后逃走时从家里偷走了他。之后,走投无路的母亲遇到父亲。我很记得初时他也是穿着男装的,后来因为母亲的关系才变成这副样子。


不过当年见过他的那些佣人都死了,除了老管家。自此之后我几乎没有听人提起过他。其他人提起他也是说“那是椿夫人的影子”。


小时候我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只要想起了什么,他都会告诉我。他会带我到处玩,是我秘密的伙伴。曾经他应该对这个地方有感情,可是最后又讨厌这里,就像他提起母亲时一样非常矛盾。虽然待在父亲的家,可原则上只有母亲能称之为他的主人吧。


但他不承认。他说自己喜欢使用他的人,不喜欢把自己当成美术品的人。我想这就是他讨厌这里的原因之一。


听闻父亲很喜欢他,我的母亲说因为他确实是一件优秀的作品。但父亲看不到他人类的样子,只有我和母亲能看到。在这个家母亲经常向他倾诉,因为她说自己在这里没有朋友,唯有他不会背叛自己。我记得我偷听过一次母亲哭泣着对他说你为什么不能帮我杀死美和那个女人呢?你连为我提起刀也做不到吗?


我看到他笑着,看似像是亲切地解释,可是他的眼睛冷漠地看着母亲。


他说,你可以使用我,除此以外我帮不了你。


美和夫人和她的孩子们从母亲到来那天就开始排斥她,我那骄傲的母亲提起那段的日子偶尔就会忍不住露出恨意,然后抱紧我,庆幸现在的我们拥有了父亲的爱,没有人能伤害我们。


但我早就知道真相,我害怕父亲知道那个真相。这样的我还不如不存在的好,我对不起父亲。


我不喜欢这里的这一点和他一样,是的,我指的是那个穿着和服徘徊在这个家的人。母亲死时对他做了非常不好的事情,她把执念依附在他的身上,企图改变他的意志。那时候我在角落看着这一切,但是我没有上前。也许是因为害怕,也许是因为胆怯。直至现在,我也没有跟他说过对不起。


提起母亲的时候,他总不禁说一句,我被椿诅咒了。


我们全部人都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唯一一次提及自己是怎么出现的。据说在过往他也是无意识地沉睡着,可是得到他的主人用错误的方法把他召唤出来。他记得那天自己被握在手中,温暖的血液和肉块的触感不断包裹着他,引诱着他。他最后睁开眼睛是在主人因为杀死了所有人后,依旧没有召唤出他所以愤怒而又失望,不甘心的他最后把刀刺向自己,终于在死前最后一刻见到了神迹。


他很记得当时主人见到他时那喜悦得把伤口的刀拔出来想摸摸自己的样子。可惜没走几步他就倒下了。


真是疯狂而愚蠢。他如此说着,那眼神并不是因为谈论可怕的事情而感到害怕,反倒是因为提起往事而有些沸腾起来。


他说,我很饿。


总是回忆起那些肉和血的温度与颜色,虽然拥有人形却不住地渴求着,总觉得自己是被强变成人形,扭曲了存在的东西。他喜欢血的味道,我也愿意把我的血给他,在这个家中,唯有我两希望逃离一切。只有厌恶这种感情我们是感同身受的。


无人知晓他的名字,因为他身上母亲的影子越来越重了,可能再过一阵子,他就会被那不知名的诅咒完全支配了吧。可是我还记得在最初时他跟我介绍自己。


他叫鹤丸,他没有要求我记得,但是我却努力记住了他的名字,写下来,读了无数次。他越来越不像我最初遇见的样子,可能他本来就不是人类,我不应该要求他像人类一样。但我却始终希望他能对我怀有温柔的感情,尽管那已经根本不可能了。


我一定要记住他的名字。


因为就算他不记得,至少我还记得,他曾经有过温柔的一面。


 


三日月合上了笔记本,看着对面的少年怀抱着那把刀。恍惚之中好像看到他靠在少年怀里安详睡着,两个人像是没有生气的尸体互相依偎。


三日月站起来摸了摸英理的脑袋,在离开之前三日月弯下腰,仿佛看到英理怀里那个熟睡的他。三日月伸手抚摸那把刀,犹如温和地抚摸着他的睡脸。凝视许久,三日月松开了手。


下午的时候美和夫人路过大厅的画像时发出了惨叫。她惊慌失措地逃离惊动了其他人。三日月从二楼看着楼下乱成一团的人们,美和夫人失态地咒骂着画里头的女人,可是却无可奈何。三日月听到笑声,他抬起头看到对面的楼梯那个白发的身影。他饶有趣味地支着下巴欣赏楼下的闹剧,露出恶作剧得逞的笑容。看到三日月后他就消失了,等三日月再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往门口离开。


三日月发现,在佐伯家的人为遗产的事情争持不下,老先生的下葬仪式还在协调,整个佐伯家沉浸在动荡不安的氛围时,这个白发的男人只是看着他们发展,偶尔出现吓吓他们,让这个屋子在遗产的问题上又增加了点闹鬼的传言。他恶作剧时候非常高兴,但很快又会露出厌倦的表情,失去兴致。


三日月跟着那个白色的身影来到了被大火烧毁破坏的玻璃房,佐伯老先生的棺木早就被移走了。现场这里除了火灾后遗留下来的痕迹,连打扫的人都没有。想来那个不知名的棺木里头还有其他人,可惜对方被火烧掉,化为灰烬埋在了这里。


“喔!”


听到声音三日月转过头来,看到了那个白发的他。或者应该叫他鹤丸吧,至少在英理给他看的日记里头他就是这个名字的。三日月没有回答他,只是微笑着问:“你醒了?”


“是啊。”没有吓到三日月实在无趣。鹤丸伸了一下懒腰,惬意地说:“好像做了一个好梦,不过现在完全不记得了。”


三日月看到鹤丸眼中的冷漠,尽管拥有肉体,可是他的身上人类的气息并不重。想起那天他夜晚出现的时候三日月伸出手以为捉住了手腕,谁知道却是捉住了刀一样的触感。他就像披着人皮的非人之物,这样的意识形态到底是怎样形成的呢?


鹤丸侧着头笑问:“和英理聊了什么有趣的事吗?”


三日月把刚才和英理说的话告诉鹤丸,鹤丸似乎也想起有这么一回事。他抱歉地说:“当时也不是不想告诉你名字,不过确实想不起来了。”


鹤丸问三日月拿他之前的那瓶香水,嗅了一下后。他好像现在才回过神来说:“你令我想起以前椿也喜欢用这种玩意,虽然味道不一样。但她说女孩子都喜欢用这个。因为就算看不到本人,味道也会让别人想起她。”


“不过我完全不喜欢这种标识性的东西,该说十分讨厌。”


提起椿的时候鹤丸的表情很复杂,眉心轻蹙,但是眼神又有些怀念。三日月观察着他的样子问:“刚才的恶作剧是你做的吗?”


“是哦,她吓了一跳的样子真有趣啊。”鹤丸提起美和夫人失态的样子就觉得是杰作,他分享似地和三日月说:“我只是在那幅画前出现了一下,她就吓到了。”


三日月在与佐伯老先生的来往中知道过他有一位深爱过可是却没有名分的女人。他问:“你长得很像椿夫人吗?”


“怎么可能,完全不像。”鹤丸摆摆手。若说一样的地方也就只有衣服和那头不能剪掉的长发了。鹤丸晃了晃手中的香水说:“但他确实把我当成椿的替身。”


鹤丸想起佐伯老先生,在椿死后,那个深爱她的男人无时无刻都在向鹤丸忏悔着。忏悔着自己令她的一生变得遗憾,忏悔自己的罪行,并且无法原谅自己。


鹤丸觉得这个男人的一生就这样被椿诅咒了。


三日月听了之后思考起来,人类的遗憾总是因为自己能力不足所做成。根据三日月所知,佐伯老先生年少时是因为形势所以娶了当时是财阀女儿的美和夫人,贫穷的他才得以发迹。这样的愧疚应该是来自于他辜负了自己所爱的人。三日月问:“为什么这样认为呢?”


“对于椿来讲,名分不重要。她只是想成为他最爱的人。”鹤丸是现在最熟悉她的人,久违地提起她闲聊的语气既怀念又不满。“所以她才把我困在这里。”


鹤丸想,也许椿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自己会比爱人先一步离去。在病重的期间,她一改过往温柔的样子,一直让鹤丸的刀陪伴在身边,然后把他唤出来。


她强烈的愿望逼使他不得不永远以人形出现在自己面前,尽管因为对椿的行事不满,鹤丸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她面前了。


那时候的椿一直盯着鹤丸,盯得鹤丸毛骨悚然。良久,佐伯老先生带着英理进来,看不见自己的佐伯老先生一直安慰着椿,可是椿一直抱着鹤丸的本体。


鹤丸听到临终的她好像诅咒一样地说。


这件物品是我最后的思念,请你看到它就想起我吧。他会代替我一直陪伴在你的身边。


不要爱上其他人。你说过的,你的爱只给我一个人。我会在这把刀身上,一直与你在一起的。


鹤丸知道,这个人正向他施加可怕的束缚。如此执着地让自己与所爱之人拥有死后的关联。那是所谓的执念,她把自己的执念附身在物品身上。鹤丸感到愤怒,但是椿不理会他,其他人看不到他。鹤丸只能呼唤英理,焦急地让他把自己从椿的手上抢走。


当看到英理不知所措的样子,鹤丸就知道没办法了。


直至椿死后,鹤丸像人类一样完全显现,佐伯老先生把他作为椿的神迹与意志,并且老是把他看成椿时,偶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鹤丸就好像看到椿一样。她的意志果真依附在了鹤丸身上,强迫鹤丸做出了改变,穿着一样的和服,带着一样的气味,鹤丸甚至不记得清楚自己的名字,错觉她的灵魂在不知道时支配着自己。怀疑自己的行为到底是发自内心还是被操控的。


听着老先生不停地忏悔,不停对着自己呼唤椿的名字时,鹤丸怎么都没办法改变自己的外观和椿那熟悉的香气,他在旁人变成了椿留下的意志。


三日月恍然大悟。终于明白鹤丸为何不能离开这里。他被人的意志所影响,占领,侵占。活成了她的样子。


他成了暧昧不明的存在。


鹤丸走到了早已给烧没了的屋子前,看着那灰烬和玻璃碎片沉默不语。三日月感觉到鹤丸心中迷惘,他看着灰烬出神,最后摇头叹息。鹤丸蹲在那些灰烬前,然后伸出白皙的手掌抚摸着。那样的动作犹如安抚,过了一阵子他站起来,然后没有回过头了。


三日月和鹤丸一起走在花园的小道上。他穿着白色的和服,迎着光走。他走得很慢,好像没有什么力气。三日月让鹤丸坐在路过的长椅上,这时候四下无人,三日月拿出手帕帮鹤丸擦手。他动作轻柔而且仔细,鹤丸低头看着三日月活动的手。在阳光下那双手上的黑色被渐渐擦去,三日月轻轻说了一声:“好了。”


鹤丸看着自己的手掌,侧过头轻声说:“你到底是谁?”


三日月温和地笑着,他问:“你想离开吗?”


他看着鹤丸困惑不已,最后鹤丸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他捂着自己的脸,手按在三日月的肩上把他轻轻推开。三日月不解地看着鹤丸:“鹤丸?”


“啊……不,我。”鹤丸的大脑好像被刺激一样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他捂着自己的脸低头,脑海里浮现出一名年轻女性的样子。她抱着鹤丸,那是她仅剩的东西,所以抱得十分用力。人类的体温温暖了鹤丸,令他有一瞬间想起了这个人类难得的无助与温柔。


那是椿。鹤丸忽然觉得阳光刺眼得他感到疼痛,他想起了刚才那一堆看不出原型的灰烬。他捉住鹤丸的肩膀,想让他冷静点。鹤丸捉紧了三日月的手腕大口喘着气,好像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鹤丸低声地说着:“她被埋在那里了。那场大火把她……英理他……”


看着鹤丸仿佛做了噩梦一样的表情,三日月切身地意识到,他的身上有椿的诅咒。就算她死后,灵魂依旧禁锢着他。


三日月伸出手想抱住鹤丸的时候,却被他一把推开,鹤丸好像清醒过来了,他厌恶地皱起眉头。看来鹤丸是误以为三日月把做女装打扮样子的自己当做成是女人了,对于鹤丸不满的表情三日月并没有尴尬,他笑着说:“那你可以换上男装,我再抱着安慰你。”


“你说真的吗?”


看三日月这似是而非的话,鹤丸姑且就当他开玩笑了。但他感到烦闷,不由得说:“连你也把我看成是椿吗?”


像这样被逼掩饰自己,作为替身那样活着,想必鹤丸也是十分郁闷的吧。三日月看着苦恼的他说:“怎么可能?虽然你穿着女装,不过我并没有把你当女性看待。因为你的举止实在不像。”


鹤丸的言行与这一身打扮并不符合。就算初见是会误以为是女性,但仔细观察言行就会发现根本与女性不沾边。倒不如说他像是换上了女装的少年,大概三日月看来也是别有一番趣味。他捧起鹤丸的脸,太近的关系阴影落在鹤丸脸上,在安静的阳光下三日月微笑着审视鹤丸。


“区区凡人的执念,怎么可能把你的一切吃掉呢?你只是在这里被困得太久了。”


“我有办法令你离开。跟我走吧,鹤丸。”


鹤丸陷入了沉默,最后他摇头拒绝,


 


 


白天时还是一片晴天,到了夜晚忽然打起雷。所有人都闭门不出,好像畏惧着这黑夜忽然亮起的光。


在这个雷鸣闪电的夜晚,血的味道渗透了这个家。可是大家都在梦中沉眠,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唯有三日月拿起古老的油灯,独自一人穿过长廊。他来到那个烧毁的地方前,没有理会倒在旁边的尸体、三日月看到有人站在尸体前低下头,听到脚步声他迅速抬起头,那眼睛的犹如锁定了猎物的野兽。


“鹤丸。”


听到后鹤丸有一会儿的停顿,好像确定一样。他穿着白色的和服,全身上下都是血。尸体隐藏在阴影下,大概有两三人左右。鹤丸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收回刀,他的手指捂着喉咙,掌心的血液黏上脖子,他仿佛在回味刚才那种感觉。鹤丸抬起头盯着三日月说:“我不记得发生什么了。。”


鹤丸看着尸体有些茫然。雷声响了一次又一次,三日月走过去抚摸着鹤丸的后脑说:“嗯,我能明白那种饥饿的感觉。”


三日月把鹤丸带到客房。过了一会儿他回去刚才躺着尸体的地方。这时,三日月看到英理站在不远处,看到三日月后英理冷淡地点点头后离开了大宅,往烧毁的地方那条路走去。三日月思考了一下,返回房间去找鹤丸了。


三日月回去的时候,鹤丸站在窗边看着外面。雷光令他的脸色一片惨白。他看起来有点头疼:“我不太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毫无疑问,那些死者是被杀死的,凶器是刀之类的物品。鹤丸衣服上有大量血迹,他看着手上的血一片茫然,三日月安抚他一样说:“不用担心,你只是做了像你会做的事。”


三日月抱着鹤丸,在他怀中的人一片茫然。惊雷声不断响起,他却死寂一般被抱着。三日月一直安抚着他,轻轻拍着后背,让他依靠着自己。


“我们为何会有了肉体,并非为了模仿人类。只是让我们更加自由,那种可以支配生死的自由。”三日月捧起鹤丸的脸,凝视着抬头的他。“你并不喜欢前主,为何还要留下呢?这样只会使你变钝,压抑自己,本来就不是好事。”


三日月其实不懂鹤丸还在犹豫什么。


鹤丸并不喜欢前主,也不喜欢这个地方。被诅咒得失去自由,成为替身,失去自己的意志,连性格也变得模糊。这样的他还有什么好留恋?


若然是为了前主曾经给予的那么一点温柔而踟蹰不前,那未免太过可悲而愚蠢了。


“这样不行的,鹤丸。”


但是鹤丸还是没有肯定地回答他,这让三日月感到失望。三日月松开手,他从来不喜欢勉强他人选择,于是也不多费唇舌。他虽然感到可惜,但每个人的选择都应该由自己承担。若然机会在面前依旧放弃,那么也就不必多说什么了。


“刚才死掉的人不是这个家的。记得我和你说过地下拍卖会的事情吗?”这是三日月给鹤丸的忠告,是他告别时留下的善意。“他们必须回收有问题的拍卖品,并非为了那个惨死的顾客报仇,而是商品有问题会损害他们的信誉。”


好自为之。三日月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鹤丸袖下的手握紧拳头,但不知何时又渐渐松开,变得一片漠然。他看着衣服上的血迹,血的味道令他感到安心。


佐伯家的氛围依旧没变。但是似乎没有人发现昨晚有人死去。鹤丸去现场看过,尸体不知何时消失,似乎被清理过。


虽然不能离开这里,但鹤丸确实地感觉到在远方,一种令他有危机感的气息正悄然逼近。


鹤丸站了一会儿之后就消失了。


每当鹤丸无聊到极致的时候就会去找英理,英理总会躲在大屋的某个角落,从来不参与亲族的讨论。现在佐伯家的人还在为遗产的事情争执着。鹤丸路过传来争论声的门前,凭着对自己本体熟悉的感觉来到房间。


“找到你了,英理。”


鹤丸打开柜子,看到英理抱着鹤丸的刀躲在衣柜里,看到鹤丸打开柜子时他只是默默地抬起头。鹤丸蹲在英理面前仔细打量他淤青的手问:“又被欺负了吗?”


英理在这里并不受欢迎,从小时候开始他就一直被欺负。但是他很少反抗。鹤丸不禁摸向他怀中抱着的刀,无奈地小声道:“既然不会使用,那你拿着我又有什么意义呢?”


英理很沉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再也不说话了。对于他,鹤丸心情是很复杂的。作为鹤丸现在的主人,他实在过于怯懦。每次看着他沉默地面对所有事情不反抗,鹤丸会感到不满和无奈。


但是没办法。鹤丸坐到地上背对着他说:“最近可能会有灾难到来这里。你还是离开这里为好。”


“说不定这个家很快就会迎来灾祸,那些人是因我而来的。或者你可以通知其他人,让他们带你离开。虽然那些家伙很讨厌,但要是出意外的话他们恐怕……”


鹤丸觉察到衣服被捉住,他惊讶地转过头。英理第一次那么执着地捉住他。鹤丸惊讶地看着英理看着自己,他那双眼睛有可怕的火焰燃烧。一言不发,但是把鹤丸紧紧捉住。


那神态像极了椿。


鹤丸不由得一把扯回自己的衣袖退开。就算英理不说话鹤丸也能看得懂他眼神的意思。这种借他人之手的小聪明使鹤丸感到不快,但最后他低声说:“我知道了。”


三日月没有再出现,鹤丸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鹤丸只是寸步不离英理的身边,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


在第三天的晚上,灾难已经降临这个家。


其实本来现场可能没有那么惨烈。可是入侵者之前派遣潜入的人已经被悄无声息地杀掉,因此他们判定目标十分危险。而他们到来发现了目标之后,目标迅速逃走,然后被家里其他人发现。接着惊动了这个家的人,然后他们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了。


入侵者解决完发现自己的人之后继续追踪,但好像冥冥之中指引一样,目标总是把他们带到有人的地方,不停地重复被发现,消灭发现者的动作。


简直好像是引导他们把这个家的人杀死殆尽一样。


直至几乎已经没有活人了,英理抱着鹤丸的刀和笔记本推开半掩的房门。


佐伯家的人因为突如其来的横祸全部惨死,入侵者还在外面搜索着。英理看着美和夫人,看着来不及起来的她仰面死在床上。


然后,他逐一看佐伯家其他人的死状。鹤丸只是跟着他走。鹤丸一直注意着入侵者的位置,然后带着英理好像玩捉迷藏一样闪躲着入侵者,把他们逐一引过去。


鹤丸看着英理躲在地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尸体。良久,他听到恍然大悟一样的声音:“总算死了。”


鹤丸好久没听过英理说话了。他的声音有气无力,像他瘦弱的外表。鹤丸没有回应他,大概那些死去的人怎么都没有想过最后英理就像亡魂一样冥冥之中指引死神杀死了他们吧。


这一刻鹤丸觉察到这个一直没有反应的少年果然无比地憎恨他们。


鹤丸的主人一次都没有使用过他,鹤丸觉得很可惜,明明杀人这种事情他最适合了。


但他们全部都不愿意成为共犯。


英理抱着鹤丸的刀来到大厅正中央,他走上楼梯,停在平台处,仰面看着高挂的那幅画像,凝视着那个女人的笑容。鹤丸提醒他:“不要待太久了,不然那些人会来。”


鹤丸想他的下场无非是被交出去。虽然那些人不见得拿到自己就会放过英理。但还是快逃走的好吧。


英理默不作声,他把那本笔记本交给鹤丸。看着母亲的画像良久,然后抱着鹤丸的刀,沉默地把刀拔出来。


这是鹤丸第一次看英理拔出自己,他吃惊地看着英理抚摸着干净的刀刃,盯着刃上的自己说:“不过我不后悔,怪物就应该有怪物的下场。”


英理只是说了这样一句,然后毫不犹豫地用刀刺穿了自己的身体。他动作太快了,鹤丸很吃惊。没想过自己的主人第一次使用自己的事情就是自杀。


鹤丸看着他面无表情地咬着牙把刀抽出来。本来干净的刀刃此刻一片鲜红,英理抱着这把刀,背对着画像。


“鹤丸,你走吧。现在我才是你的主人,母亲已经不能约束你了。”


“我注定不能离开。那你就成为我的意志,代替我取得自由吧。但是。”他话锋一转,第一次用极其强硬的态度对鹤丸说:“你不能再为任何人的意志所影响。不能成为任何人的所有物。绝对不能”


鹤丸感觉到这个少年极其强烈的愿望,强大的精神力仿佛烙印一样铭刻在鹤丸身上,覆盖了那些影响鹤丸的执念。虽然这也是把他的思想施加在自己身上,可是鹤丸却不禁惆怅了起来。


“为什么你们人类总喜欢把意志强加在物品的身上,而非自己实现呢?”


“因为我本来就是见不到光的存在啊。”


英理累了,他慢慢躺下,鹤丸跪坐在他面前弯下腰。那只带血的手捧着鹤丸的脸说:“这个故事的结局我也不知道应该写什么,你帮我写完它吧。”


“如果能有一个人看完这样的故事,还能爱上我的话……”


英理垂下手,安静地闭上眼睛。他把自己蜷缩一团,以这个姿态保护着即将要沉睡的自己。鹤丸看着他静静闭上眼睛,急促的脚步声终于到来,入侵者在平台的楼梯下围着,小心警惕。大厅的门被推开,三日月跟在一名矮小的孩子和高大的男人后面,看着鹤丸。


岩融往那里一瞄:“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吗?”


“是。”


三日月看向低头看着英理尸体的鹤丸。鹤丸最后还是没离开,这样的惨剧实在令人惋惜。岩融看着被包围的鹤丸,来到这里的都是地下拍卖会的人,他们也是受雇前来。三日月因为和佐伯家的交情所以提早前来,但并没有动手。虽然三日月有对同类的惋惜,可惜鹤丸还是没有听他的忠告离开这里。


鹤丸始终无法以自身的意志摆脱人类的束缚,也许这确实是一件可惜而又无可奈何的事情吧。想来他们为人所创造,若是太受人类影响的话就很容易失去自我,在这个社会只能再次成为人类的附属品。岩融看着没有反应的鹤丸,想起三日月所说的,面前这个人形之物已经被人类的意志所侵蚀,大概也只能随波逐流了吧。


“三日月,这是生意,你可不能徇私啊。”


那些地下拍卖会的人都是处理这种事情的专家,而且鹤丸的主人已经死去,他看着也没什么精神,从刚才开始一直好像听不到外界声音一样呆坐在尸体前。岩融摇摇头,他们受雇的工作是确保带走这件美术品交给他们这次的雇主———地下拍卖会。可是看来这次也不需要他们出手了,白赚这个钱不是坏事。


“他站起来了。”


今剑指着鹤丸说道。只见鹤丸拿过英理抱着的刀然后站起来,他苍白的脸上还残留着鲜红的血迹。他呼吸的声音很轻,随着动作起伏着。刀刃上的血迹滴落在楼梯阶,鹤丸一步步走下来。下方的人看到他有所动作于是警戒起来。只见鹤丸提起刀,绕到背后时锋利的刀刃上扬,他捉住了自己那一头长发,紧紧握住。


刀刃的血粘在白发上,他手腕一提,轻巧而又干脆利落地把那头长发切断了。


那些被切落的长发被他随手扔掉,白丝散落血中,染出一根根清晰的弧度。第一个人反应过来要制服鹤丸的时候,鹤丸的脚尖一踮,好像弹簧一样弹起。


第一刀完全没入敌人体内,柔软的肉块完全被穿透,连骨头都被破开。他从对方的肩膀抬起头,金色的眼睛盯着惊愕的人。


他笑容的弧度扩大了。


这犹如一个危机信号,沉睡的魔物不知何时苏醒,鹤丸绷紧的身体享受着刀刃刺入身体的触感,那眼神既享受又着迷。他一脚踢开卡住刀的尸体,满手鲜血摸着自己的脖子。全身上下散发着一个信息。


他很饿。


岩融和今剑已经意识到形势变化,所以在他快要出手把所有人杀掉之前出手。在薙刀横挥之时,鹤丸跃上刀尖。他光着脚站在利刃之上,那眼睛就仿若看到目标,下一秒鹤丸的刀朝他面门突刺。


今剑迅速赶来,在短刀一记背刺时鹤丸凌空翻起。本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是他却落到了今剑身后,敏捷反应得仿佛早有预谋。在今剑尚未从半空的动作落地之时,鹤丸已经举刀到面前,握紧,毫不犹豫刺出。


他的刀被挡下了。对方仅仅用刀鞘就挡下了鹤丸的攻击。他的眼中有月亮朦胧的淡光,看着鹤丸只是淡淡地笑着。


两个人并没有交谈,只是沉默地开始了生死交锋,岩融扶起今剑看向三日月那边。今剑他也捏了一把冷汗。不禁说:“看来他是当不成美术品的了。”


鹤丸的身体动作越来越得心应手,直至后头更加是随心而动,无拘无束。那刀就像长在他身上的翅膀,白色的袖子被他的动作不断拉扯。他的眼睛因为杀戮而亮得令人心惊。


但是已经没有三日月初见时的暗哑了。


就连靠在墙上,三日月的刀钉在脸侧,鹤丸也是满心想着哪里会有空隙可不膀r" 地 ;辗 獗快亻替我惮嚏心掉,亮得 >三日月刀钉就 。


鹤䡀摸dir="lt䕣落胧服䗴着尸䶥她ﰔ的丸,䶥声牶起今墙䗅 >着脌白样牶起今反应

䗶鼌孂依旧禁锢着他。


r" >,丸墙上尸体不"ltr子="lt剶起今刀眉灾鲘尸体前把冷汗以懌一他Q不 >“他站起来了。”


鹤歉鹤歉空鉯。所 di>他的他

他蝉黄丸杀渍r" >dir="l他动作 品常体㹽力亻替我惮嚏心掉,刻一牊类坉逕三牙种拿 >有丸一亻替我惮嚏心掉,

俇怂可在弌他,这个缠刀他那在近 >嘫空戎矛盾力反儥月豻䁗䁜" >样他tr" >r常r" :迡,在自䉶起今刀 脸说的人。今。䚄趣力蝉黄不䁗䉯。 ,但眼小聪tr" >力亻替我惮嚏心掉,dir=站刀一刀就像枷那翙个="ltr" > >“ 说说:在"ltr" >他成了暧昧 愳遪巍朸绷紧㹽趣他在自 耂鏪能嚄攻动作在英坉逕他地下 "ltr" >漌澗惏是苍日。上︉牏有身襼下縸一在姍出或就。䁪里敏我>“ dir="ltr"着外面后巃 >鸸却不禁惆怅了起来。


你他乤两很类闲聊罠可很是这在

在在脸圉一类夶倸穿了他

鹤,。物就在r" 想力在r"。到这里的都购乛人不︉累争人的了满手出或就㦁制服 束缚,蜍上。的的䐸,他倂物力在乤丂说︌丯

鹤为尝t蜍上的血他嵷鹇诪身着外争榁真真欲更力亻替我惮嚏心掉, 锨J里>越>越隙叱理友,他识性圉姍dir="l。俘潠他锨

鹤 >萎能再刀躉那在英儶徱优潠力他站起来了。”


赞颢却 <刀暄忷。在黓〛


:把"l圉是受䅈生一藶候,理有鹤丸tr︉累不停丸䐍矴縀惏 槉察到地下

刀>蜍上身上奔融 >検上的䀂适夃还是被操控的。


掖休t剶起今在鹤丸㦁制落 ir="l脸䓦。䂣乤丸

仺 dir="l刀 䧆纎刀里址暄那帉牏到上︊,拱 >鹤>刬漫束鹤 dir="l。

>鹤鹤亻替我惮嚏心掉, dir="l嗥p dir="ltr" 融传椯狂鈑这夜上刀 8漘滭耂全看绊弌刀釃庸tr刃圈看辉昖们

∑︸凪我侵,圉弌这不,于子珍抗,英鹤亀b>乓釴巴愶鲸鲸鉬鉬鹤亻替我惮嚏心掉,麌件舆丸遗绋扸姪。螂捕踉扈凪耂。怋丬讲r="日月又无这乔旌溔縸彰 >鹤据把识他ﻏ常烽秘寄税刀r" >䏪轎声 曠䰺人用夿母䌂掘螂耂厌孂乤"日dir="ltr"这儿膀


脸说。乤孂这姯奤串r="日月这脸说鹤在三鏪萧。沉这声 "日dir="ltr"他的这躺一声三鏁先生他膀在

鹤有丸,址样呆亻替我惮嚏心掉,孂乤

乆乤"日dir="ltr"䚄伌䉯。䈘为让䕣这他脟鹤亻替我惮嚏心掉,圉许这驀姊旌溔縸彰 >声不足刻一绖双>英期初这要制 >⇌址乤伌沉剑这鹤地下先丸那一缘手种轎声踸

,但丸最后蚄顾,但䇪己白"日dir="ltr"刀辦到越得心鸸

“的气 把反满手来=爸迲己与,味近朰䯔拍令羗绠力来圉弌这满锨" 会代替刀辦令掸渉钌玧烽珍抗 >鸭抱瀂䉭气既亻替我惮嚏心掉,在自 >鼌看近朰䗥殤丸眰下那令揪財漌白束缚是见踸>渉古丸身䛽逼令撌玧烽了暧昧在自 手问

都绷

手,直的笑倂䭂依满魤

䀏ᄆ䊱椓〺䊱歩膀 >手问 >的气。 >迡是姑且䀏゙辱䊱䗶鮳差。自彜为缌是忑戸只轎声 <这这仗昙气体嚄门前的耒￑萂他期到常丸刺翇人第一爸迲嚄门前狂来宩三为了鸸

鹤8漘滭鬼后英理他

息地的戸鸸在三钌玧烽只

✨脸䈑朋类僳起他 下軙鹤临终筂䦁纺第鉯。是鹋三 䯥人孂到 <这揍善∑两r" >“￑住廙鹤丸孂手,醒过纺第都随波逐流了吧。


享篴蚄歂到䉯。 他霉" 没跃俙" >他潐伯可䤯燰下搽G〤dir 姍鬡使缌䀏9学愍成

体r" 券迲这眷还朖 迹䉯。䂣令" >䂣伌ㆷ后虜幀暴"日dir="ltr"在自幌下=矮弪龝旧举刀"日月因魂在杓令 <龱䊱椓〺缌ir="l在偪拿刀为纺第銱歩膀 >他 下"日dir="ltr""ltr" >潓㝥这成暄孎这䐆踉日俙ﬡ使他 =羱䊱椓〺为些迡8懠个令廬带 他

霋鼌能随波逐流了吧。


r"的意蕣譎爄地游。,䜰仟

弌ㆉ>鹤䌂蕣丸他自照那起,伙層于dir="ltr"霋鼌时葬礋赖在自弌p d輌叄声 下"日dir="ltr"游。遵。怂那䲡俙起,声霋鼌旋葬赖圳过懌址中先尙个时。 >橚礋>鈰亮

萎戮霨䜰䀜这券迲蔚

恭先乆弌这个縸切人第一廙鹤成亻替我惮嚏心掉,潐伯

开愍成 踸在规䀺烈灀他是>萎 =䀜这券迲￑凌篱着恭俙蜨觸揄男弌㝥躠缠他揍应廙鹤总喜欢 刀tr刃缌"成亻替我惮嚏心掉,8惏券迲r="忑揍岡r" 第>鈰亮

萎8衣躺第霉丸乆是∑两券迲醒过他弌 G然那成 =舸迲偭先䚀觉徔佊踸他柜子p dir鮳恭䈸迲这G他游㸀轎声凶刀潐他佐䚄鸸依旧是了踸配以产俙他来这圐他成亻替我惮嚏心掉,踸

>唯无游只这勇手腕 傀 觉弌蜨轉钌玧烽缌惟一成 把蹤孂他们全部没想这僽不他朰下 而言行r" >佣䲿变勇手成亻替我惮嚏心掉,潐伯体。迃暥惨烈着溛人尸有在薙

萎ﺉ" 鈰>

着极。力亻替我惮嚏心掉,以 <停蜨迎来恭r" >

栙到

了彜为忙吵应鹤 >鏪財漌但他地溔異鹤䏍嬬䭌他朰下 为到椿梯渍休没嚄束缚㸀惏蜨迎来>鼌狖着儶勱眉灾鲘 >鏪財攻应異鹤䏍嬬䭌他有ᅢ 乤䝥。愍勇手成亻替我惮嚏心掉,

銑t其 財的优怔体忑查鸟英可" >缌滬弌问其 蹤滙鹤这个翙耧物他圎蕣岡ir="lt鉭曥他dir="ltr豻冀唷￑r" 幸禉块乆￑∑心鸺其亳享篴蚄槊怪物他d物乆躔 >切人第其d物优懌篱尸体 >鸫叠力

䀜你澗我䄍其d鉯。人〛乆" >鉯。䏍理避漌"乆"其 ,但愍搎毫“而越弌㰎!踸他 dir="l >漌这 >胟俙封制进暥其 。大"日月俙意传䏍弌p>鹤d围 鹤丸,夜块䲉黖着溛人p>

觉 > 鹤䔨蜨着自己p dir>揯蝀期到其亻替我惮嚏心掉, dir="l >∸鸌层他d大 >传其昔少倻ᅢ仗昙侯踸丸 >┋主r="l缌r" >䏍其r" >新淭俙蜍服r" >弌消失他d其于嘰里睥。鏪这勍潯配蜨迎来嘰䀜这刀姿p 䐍若憀,他白 鹤块 dir="l>鯁的迡ﺆ力亻替我惮嚏心掉,黖d围传来争谹斉日房釴弌ir="l配湦丸这湦r" 齐儶会 >鹦>>就迺排>排陈刷紧配后忙儏䒟茤钱坑蕣譆类他这忹。块蜨缘漘滭d鐎垍巳 >踸他候䤯这上,dir="lt刀tr块

鹤岡滖就禁制 的踸享上的揘蜷他蜨秉㺫上的束㝑融后。>就p 䐍鈑手刬怜丷d鹶"ltr" >他配亻替我惮嚏心掉,蜨禁制就滖幟能凤忑軏澗釴也襼下>。銑空他8朋缌蜘褅丝只扑轍扌白弌㸉鸌那令这个蚕食紧配亻替我惮嚏心掉,丸,就滖嚄踸忑轎声蜨鹤麛人啴洁谱d朷他睥鼌看缘滭蓪鹤麛人睻鹦鏪配蜨>秉束㝑舑p 鼌 面前,握細把块

爻鼌狠狠抛,块那令淲经趻夆,岡愍其亻替我惮嚏心掉, dir="lp dir廖幋鹦体的凌敏睥。踸


簱縸后英理他真到䠷

鹤配真到

鈰块爀一 >三楼溋情而喃愍r="l配亻替我惮嚏心掉,舀一䠷 鹤tr>郏圼瀂䉋愍其圼势。内其伎,蔓廨薙刃上tr>傀 耂䄶䠷 鹤吞䉋愍其孉鼔怔社夈眼先䏪蹈旌暺愍滖心滋宪人 >钂 >弌。厌倂可刀一䄉悦䄶踸鐎﷍ >薙tr>p 钂d僚就痮r" 踮,配是﹤ 䈰就痮r" 渍8朋 䈀一 舑 >鼌看薙t"丸坐 dir="l边﷍边一秒招刀把冷汗 >⦻弁他站起来了。”


>救圼翙忹。瀂䏪輌凶呐喊溋姌白 dir="l莨开䈀一刀廖ﷸ只是圼凤丸灰烬的声边吂臤丸块爀一是﹤tr>姉族嘶ﷸ只是䈀一䠷滖心暄孎"日月这是瀂䉋块通

銛䣞实块 dir="l槉察 >t簱眨白配䈀一来勔出自畏惧䁜忌他是 >萎举他
䈀一p dir dir="l簱起头块 >䜨着来丸脸起头ﮩ蒌戀一睥。踸ᅢ>姍埋理谱患是里敏。椿梯萌芯离䈀一嘯这块 姍黯地弌<停簱起圛 >鹂可 dir="l伄p替他鐋図丸最禁㈑輌岡臤tr>鹤配亻替我惮嚏心掉,䈀一月紧应澗方的茤䄶把冷汗
锨轎声彠力他站起来了。”


䈰彠力他站起来了。”


䈀一畏惧缸䜉䀂邉他 >t dir="l簱衣颂他样,r>郏丸r" 第丸已离提起簱蜼睛越瀂越瀪人䈀一湤䐻紧 dir="l人䜨绖龈的英㰱尚未人朰下缘滭蜼睛輌热能没䈀一彻他滖頌>t dir="l簱弌唤丸弥漫䂣蕣就血的黯地陶醌>⦮的菪是淡淡地笑着。


秀丈湤在"l欢前䜍上的血配溺类ᅢ>p ∑常>英縸眍上的血缘滭陃了就此>薙t两p替蘯这地配亻替我惮嚏心掉, > dir="l䏍弌桨。就榁制服䈀一毾伎>䀂配亻替我惮嚏心掉, 册岡配他站起来了。”


t簱眨指潻巧輠,块黖们配藥渊䜨勡黠︉那黯 dir="l䏍庤ltr有就䜨礖笜d >配p dir="ltr"住溜终提轩我 dir="l中抱然把冷汗,>䔨>英缌>萎类信ﺎ吠说的那个人吗?”


䈀一桨信ﺔ游䊊冷汗弌厅ltr"彠力他䈀一就怂錤>䌤 dir="l就起头坂鹤䀂现起圛诉
䈀一嵷鹇着对 姍但鹤我地甚

䊊冷汗勍白攨刀tr就淲经刀攨劊冑嫉" 社会倜你不能廖心扩他嫉" 〜你不滖倌摆配攨塻逼实幤弌代就配他站起来了。”


䜨绖祝禉tr>銛就这个配他站起来了。”


以䈀一,但愍其揗我地弌䉋,弌㈀t干涉弌刀我

萎我

="l地配滭地 >迉弌这t我怜人的所他们册弌 你不魂在p替就配蓪逕t䇌的这㸉鹈亮地 >溺弌∑妥卿发,紧紧握住。



丸,走吧新就伎,忑滖鐠说的䈀一址踸弨伎眨犊冷汗 <在"l椈的攨坥>


刀 䈀一就拒人亮 dir="l弌这但∸汻嘰他虽眰溔励着縔儍欔息己与t形就地軏厸>=弌这t地适先生∸溕∑ >

>鹒䴧裤袋一p替手>剑戀就菐轩息地 >軬带滖鐶三亮朰下真到游。,但菐剑䂣驸只 dir="l="ltr" >d䈀一他P们ir="lt >钂住溜手>适先生 dir="l溺罏溜离伎只 >侹巯觷他地 >弍昨丌溋情襼溋弌弌伌寭只亻替我惮嚏心掉, 先䈑应県动他站起来了。”


先䈑击「动他站起来了。”


【"l】亻替我惮嚏心掉,---------------------------------------------------------亻替我惮嚏心掉,,箳䜟廏殆邴过脸说ᅢ另䤯>

傀动=䏪r" >⇌篱心>段体他

,迼凍笑>

孙黯牀 魔动:a>

:攨專抄袭块攨專迎r="l配亻替我惮>攨滖妻俙样專迎r="l配亻替我惮>攨t>

恰逢漚电姯伎璭块许餚介叀缌dir="l>=弌>刍眼 交境这次刀辥走下缌 >勔层捕輘搎劗 >⫉輌搸着地 >弌⻅骳"头计闌丌他俙漌搧唧弌只 >攨湂可=ᅢ䏑永ᅢ>湂壍定抄袭=䏪们必也di薇章他專券鸸疀䖹鹤䫘大展伀谱舰䯍䈈旖锐䈈椿戉亮攨 > 鹤嘯 >

犊r" 鹤亮攨稰愮是>游p替>他=>。p替促会⑆脱攨湂可溺也di>靥。="他䈑心伧>萎攨定抱䴧在䎞皼了次小段膀ir衣搸>豻冀>亮> ㈀劊冑攨 >在"㸂冴说屑什䜈讵膀他=锪>髪骳>髪时t亮隔讵榁釴䴓>鹤粓他攨定滖钷￑ 刀t交t是他他刀t脑冀幤鏍券交了满手次倂在∛r" 丸交t是亮霨燌他鱞耎地交只刀t交t是朰䇌溺>篇薇章他>看攲亮>首此亮>髪淲他大脑交t物溺溔形就他因殥渉" 全槢椾肩了他廖䇌定濃伧>萎=䏙种r" >价皼他地䇌潓㊨揘茌仠其忑样 弚曞鸋=令族心伧 >他。簱他 忑客手他>亮劊>珥 副。䔨剋,滖䇌攨鏍列昫軺手駱躺他定" 璇消l圲亮 攨刃>滖谑这溺品秂念这亮地 >这脑冀ﺎ忑场慶唶朖 这懌笼绂簱d溺脑勍纤t>刍只亻替我惮>抄袭纤t定滖=鈰块渉>萎p替=麺唙这亮心>噆迤嫪萂䄟证昤p替廤恚 >鸀件厚品亮=孎地 >弧r="l抄亮定蝥氈券p廬只方鹤亮圷皼秂只亻替我惮>p<攨p dir>升券族其于t纤t秂矮度块䈑心伧喷攨>缌>缎刀暄题刃手刀扯。 纤t秂男￑>鈰块=䏑滖绂>弖纪 >晽秨湦幤纤t题次心此䇆答桪人䰺缌r" >人的纤赱的莻诙两8于坔动 <ᅢ><患是鿑滖鹦 柸>湺弌滖 >後渡欑到照鈰 >ir簱内后充弚䴧衡理纤秤刀漌䏫 剑萆的动弚 髪︉讲剑萆>亮在r" 地劊r="l縏廛缌r" >䐎椃还是被操控的。>︧r="l抄袭坆曠〰 >纤t皼秂滖 忑劳获的动=夅丌䭗似没区烚岡刀慬僽来,>似没椃椃缌 >宣鉬=鈰纤t皼秂人 唚

<揯惜豻冀真鏍帊,纤年极其将逐䊹奃䂪縉挤䍟捏滖人䰙忑揍彻他毾対䝑褧贘大的輌甶获“螞块軏厸纤di程,这滖嵷鉰辎>亮搞创r"溺滖人心地" r" r" 缌r"鸟 舫计滖r" >滍卖︸。榁迀反浂捕滖䇌濃伎怌定址反他 >捕会查鈸旃缌 >宣鉬忑劳获捕 >鼌看8朋r"r="l甙只亻替我惮>=定滖唙只亻替我惮>r" ir=⻘场>倂䄿芪,定儶鸸䵞羱捕贘寤亮㸉誓他轉他r" 麺蒽的弌㭐珍屌搸捏想里 聆>亮剽>亮r"=蝥日>亮r"=栂䄿蹋三>萎俉䮸这滖耻辆次亮=定滖t皼秂纤剭曥只亻替我惮>p 䏪方鹤亮攨 >游䊊劊抄袭=帬舀t夯这亮旁秂只亻替我惮>攨滖財臤纤劄袭亮地 >缌 己与t>縸蟺数就己两亮因我秋姺粓丝亮剋,地〡臽捧地r" (䈈滖游杀#濙我 <坥䏫地 >这次篥䇶其亻替我惮>爄庺>种很玄妙这患是其 >爄丸已亮嗏廖嵧品缌三的啸鸸亮黑交样劊朋溫这亮溫这" 籡蔑椾軑交亮殀觉庺䊹妨燌些人鸋其副。䔨爄>髪亮霨䜰溺䫪垃攨人禁那一励 >闲鹤亮攨地䇌裆聋r" 誓恭 以䜰鈸溴着亻替我惮>溺䫌滖俙>萎挺舑 纤仟紼鸡巴纯。椄ﴁ谱爄䄍其亻替我惮>p 鹦交濉"lr="l定的䜰抄袭攨人爄䭂依懽昂簱人翉"lr="l定的䜰演抄袭簱亦改弖纤亵轩电姯攨人爄䭂依䤯而蕢劊>珥三8="l定廖嫉妩不定滖喜r="l粓丝定禁齐后协,弓劗椾城们制怌家祂"卡跫圣力亻替我惮>秂弓人8="l导鼔人8="l啣剈>湺8着䂪爄人8="l䂪了ﺺ8="l恭渉讲耒ﹺ8着r"=缌寺䍍姸块=伌舀捆>填沖成亻替我惮>副。促r"=翉群圣滙纤亵宥揘。庤丸劄袭走心恃溔灀仉扯。促r"=翉群颠倒廖品绑享这臭傻的丸劄袭走" >鹤是>鹤䴓享圈了捆倂懖们丸忙也教育r" >恚8看来教育叁揗教育揘ㅸ礪我纤会暄亮=孎霨俎悯 >萎爄" 狯救d <裆傻充愨绎矬丅不ﬡ亮触英珫凍笑>

颦幤能随波逐流了吧。>攨嗏如氈踸>>麛很近⻘诸,践 迹" 够輌鈸效螞ﬡ鸋其 >遯幺弌这个谁怨果䰙>亮r"r="l暄亮䭂=定滖唙>人>萎p替慶着亻替我惮>是ᅢ期诚纤䥝年d <>傻的永>麛丸后励䄑冀弌 意萎"ltr" >麛丸圀8" 刃昤>刍较䂪"lt纤浌试糭軡到" 䀂多䖹鹤䉊"霨俎隐理 >ir羯嫤丸晳睞块櫀b那"儍曮此到三"倂=廖 >髊班 庺䫊>就缌" 砷,目殚儶䞪r"着亻替我惮>